水星部落

關於部落格
幸福是一種約定
  • 306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全食 全紀錄

日食幾時有, 把鏡問青天. 我欲乘風飛去, 唯恐烏雲蔽日. 本來預計在上海拍到日全食的,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 上海這兩天都是雨天, 所以 7/22 一大早我就趕搭"動車組" (類似台灣的高鐵) 衝到杭州去賭運氣 結果押對了寶, 完整地觀察以及拍攝到日全食. 本文紀錄了這風塵僕僕一路上的點點滴滴... (7/22晚上初撰.7/30完搞) ==========================================================大概去年年中, 無意間注意到了2009年天文界將有一場盛宴, 也就是日全食將發生在近在咫尺的中國, 台灣人也可以就近前往觀測, 當時我就雀躍不已並且暗中默默注意相關動態. 想想我前一次熱衷日全食已經是十幾年前還在念大學的時候了, 正所謂百聞不如一見, 這次可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2009年被國際天文聯合會(IAU)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共同決議定為"國際天文年", 以紀念400年前迦利略在天文上的貢獻--首次使用望遠鏡從事天文觀測, 但我竊以為這根本就是要為2009年的日全食造勢啊... 也確實如此, 今年台灣的天文界都動了起來, 不管你是專業的研究者還是業餘的天文愛好者, 只要扯得上邊的, 近幾個月來, 無不積極籌備, 摩拳擦掌地想要一窺這次日全食的驚人樣貌. 套句我的天文老師中央大學陳文屏教授所說, "只要還能動的天文學家, 大概都會到對岸去吧"~~ 哈哈~~ 真是說得太逗趣的! 時間拉回到六月, 我在"光明之湖"的文章裡看到了國內旅行社專為觀測日食成立的旅行團熱烈召募中的訊息, 當下大驚失色... "人家都在如火如荼地籌畫出國看日食了, 我竟然還在玩我的噴水蛤仔?" XD 於是我也觀注了幾團所謂的日食團的訊息, 無奈這些日食團不管是五天或六天, 都跟我的家族旅遊日期..強蹦... 到最後, 我所能做的, 就只好上易遊網看看有沒有三天兩夜自由行的? 結果, 還真的有咧~! 這個日全食真的有被旅行社注目到, 根據報載新聞光是時報旅遊就出了六團的百人大團哪, 其他哩哩扣扣加起來, 這次日全食少說有上千個天文愛好者熱切地出國想要一虧"黑日"的風貌. 既然決定了要用機加酒自由行的方式登陸追日, 地點嘛我可得好好選一下. 下面這張圖是在網站找到的2009年日全食的食帶有經過哪些區域, 從上面可以清楚看到幾乎整個長江流域都涵蓋在日全食的範圍內, 而台灣只能看到日偏食.
粉紅色箭頭標的線表示範圍內的區域可以看到日全食.
挖賽! 這還得了, 這會兒可以說是要破地球上"同時觀測日全食的人數"的紀錄了! 因為不若以往日全食發生的時候最佳觀測地點幾乎都在人煙罕至的地方, 這次日全食食帶座落範圍涵蓋的可幾乎都是人口密集的大都會區啊! 上海, 蘇州, 杭州, 嘉興, 無錫等地都在其中. 其中尤其以嘉興恰好在日全食帶正中間的軌跡線上,可以說是得天獨厚可以看到時間最長的日全食啊! 不過其他地方也不用灰心, 因為這次日全食時間, 經專家計算已經是本世紀日全食時間最久的一次了! 我想了一下, 我只有因為出差去過中國兩次, 兩次還都是去上海, 如果要自由行的話, 我大概也只敢選擇上海吧, 因為這是個至少我不容易迷路的地方, 況且上海可是中國發展最快速的城市, 心裡想著萬一到時候因為天候因素沒看到日全食, 也好到處觀光吧... 於是我選擇了最短時間也最低花費的方式, 那就是: 7/21飛去上海, 7/22當天觀測以及拍攝日全食, 7/23馬上再飛回台灣... 光是看這樣的追日行程安排, 就覺得我真是有著用不完熱情的人哪~~~~ 我真是個"現代夸父"... 我要勇敢地登"陸"追日啦! 7/21-7/23 三天兩夜的行程既定, 機加酒都訂好了, 器材設備也在行前都到位並且完成練習, 剩下的... 就剩下祈求老天爺保佑, 許我個無雲的好天氣吧~~ 雖然說台灣在最近一個月一直都是炙陽當空的炎夏氣候, 但真正到了7/22前後.... 還說不得準呢! 7/21一早出門, 台北的天空灰濛濛的, 雲層厚得很! 不知道上海的情況怎麼樣? 為了省錢我放棄搭直航的飛機(OS: 為啥直航機票反而要貴六千啊?!), 飛到香港等待轉機的時候, 外頭的陽光依然毒辣! 不過香港的緯度本來就跟高雄相仿, 比台北熱也是剛好而已. 在香港機場看到氣象預報, 說是7/22日食當天上海會下雨, 心裡很是忐忑... 望著機場外的藍天, 一絲絲擔心寫在我的眉上~
我的擔心果然不是沒道理, 飛機從香港飛到上海, 還沒落地我就見到機外有著又黑又厚的雲層. 落地前十五分鐘, 飛機甚至因為穿過雷雨胞而劇烈震盪! 這下可好了, 這樣厚重的烏雲, 7/22日全食當天有可能散開嗎? 再擔心也是沒有用的, 7/21下午四點鐘, 我在飯店 check-in 時外頭還是艷陽高照, 可等我進房才卸下行李十五分鐘, 外頭就匡噹作響! 阿娘喂~~ 竟然... 竟然下起大雷雨來了! 雨勢來得又大又急又猛! 我的心都碎了... 我千里迢迢從台灣飛來上海, 是為了看你上海的雨中即景嗎? 心情鬱悶到不行....
火速打開飯店房間的電視, 中國的電視節目不像台灣有七~八台不斷循環播出的新聞台, CCTV1~9 轉來轉去就是轉不到我想知道的明日天氣預報. 後來突然轉到一個內蒙古電視台正在播報氣象預報, 一看之下, 碎了一地的心更是要碎成粉了. 7/22 上海畫雨傘, 蘇州畫雨傘, 嘉興畫雨傘, 杭州畫雨傘... 是怎樣啦~ 位於日全食帶的這些大都市, 氣象預測7/22幾乎都是下雨天... "人生的大富翁遊戲, 命運也許天註定, 但是機會是掌握在自己手裡的." 我想了想, 電視台的氣象預報說起來也是二手消息, 說穿了也是"人(氣象局人員)云亦云"... 由於我在台灣平常就有自己上中央氣象局看衛星雲圖的習慣, 對我來說那才是第一手的資料啊! 於是我透過飯店免費的網路連上了上海氣象台, 看到了衛星雲圖, 原來, 一個多月沒下過雨的上海會在今天 7/21 下起滂沱大雨是因為有一道鋒面從日本綿延到長江流域, 傻眼... 是有沒有這麼巧?!... 不過, 我也注意到了一件事, 這條鋒面是一路由北往南移動的! 從邏輯上來判斷, 7/21 鋒面抵達上海, 如果說 7/22 日全食發生的當天, 我想辦法往南移動, 也許有機會趕在鋒面前緣到達之前, 找到一個依然位於日全食帶裡而天氣仍然是晴天的地方?? 突然覺得我好像柯南... 哈哈! 從我還沒還給地理老師的常識裡判斷, 我決定賭一把, 就押寶--杭州吧! 一個在上海南邊約兩百公里的城市. "與其在上海飯店房間坐以待斃, 不如出門去找尋機會." 於是我搭了上海地鐵二號線, 在人民廣場轉乘一號線又坐了八個站到了上海南站, 一個很容易跟上海火車站搞混的鐵道站. 在這裡可以買到開往杭州的"動車組"的票. 啥咪? 動車組? 比特快火車還要快?! 不曉得是不是動力火車的簡稱? (假設是好了) 這個動車組可厲害了! 一般來說, 從上海搭火車到杭州大約要 2~4 小時, 可是如果搭這個動車組--"會動的火車組合"的話, 竟然只要一個半小時! 呵呵... 我直接把它當成是台灣高鐵好了~! 於是我手上便多了個上海-杭州動車組來回票... :D
算算7/22當天日全食是從早上八點半開始, 加上飯店到上海南站以及上海到杭州動車組的車行時間, 噢買尬! 我得在清晨五點多"摸您扣", 然後趕去搭地鐵的首班車才有機會啊! 這期間萬一地鐵首班車司機員睡過頭, 或是上海地鐵出現類似台北詐胡線(更正: 木柵內湖線)那樣出包狀況的話, 我的超完美接駁計畫就會泡湯. 不但動力火車來回票白花, 飛機票白花, 到上海只看到雨景悶壞, 就連吃進肚裡的八餐都會悶到吐出來(變八寶粥).... 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 希望我7/21這天連續十七個小時的忙碌, 能獲得甜美的回報啊! 7/22 五點鐘摸您扣, 我跳下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窗外的氣候, 唔... 果然沒看到變態在偷窺我(啊不是啦~)... 定睛一看, 這上海的天空, 雖然沒有下雨,但是雲層厚到好像隨時會塌下來似的! 要賭它不下雨嗎? 哈哈哈... 我可是衛星雲圖達人耶! 我自己看衛星雲圖下的判斷是錯不了的, 上海今天鐵定會下雨, 我我我... 我要衝去杭州啦~~~~~
清晨七點不到, 上海南站人山人海, 從旅客手持電鍋電視電風扇來看, 應該不全都是要去看日全食的才對... XD
上了動車之後, 濃到不行的睡意襲來, 害我連隨車販售點心咖啡的小妞長什麼樣子都沒見到! 朦朧間, 車停了, 原來動力火車已經開了一百公里 在嘉興站有停. 望向窗外, 天空黑壓壓一片, 雨勢相當浩大, 心情非常沉重... 鋒面前緣移動速度這麼快! 嘉興已經失守了, 那... 杭州呢?
反正人都在車上了, 既盡了人事, 就只能聽天命了. 動車組一邊是三人座, 我坐靠窗席, 靠走道席是一對夫婦, 那大叔見我一身攝影器材, 假好心地問我: "看日食麼?" 我點點頭, 他指著窗外黑矇矇的嘉興市天空笑道: "看這天! 看不到嚕!~" "暗!... 你以為我是瞎子嗎?" (這句當然只是我心裡面的OS) 給了大叔一個肉不笑的皮笑, 繼續沉沉睡去... 心中暗忖: 這下我糗了! 公司有些同事是知道我飛到中國看日全食的, 要是到時候台灣天氣很好, 可以完美欣賞日偏食, 而我專程飛來中國卻只看到雨天, 回去以後豈不是要被笑到翻掉?.... 唉唉唉唉唉.... 結果天公真的有疼憨人. 動車組抵達杭州城, 窗外刺眼的陽光把我挖醒了. 我眼睛睜得大大的, 不敢相信眼前的光景, 是晴天! 真的是晴天哪! 淚水已開始在眼眶打轉~~~ 本來想搥隔壁大叔一拳回笑他錯了, 可是他在我醒來之前就溜了! (算他識相...) 杭州火車站的場景, 一時間, 我懷念起中壢火車站.
杭州也是古老大城了, 我抵達杭州時恰好是八點半, 噢買尬! 日全食大秀剛剛開始! 也就是初虧~~~~ 我出了車站匆忙想找個好地方架器材, 遠遠見到斜前方有個"虹橋醫院", 不曉得醫院的天台給不給上? 我快步走到醫院樓下, 見著一個大叔騎著公共腳踏車前來, 我攔下他: "大爺啊~ 請問這附近有公園嗎?" 大叔手往前方一比! "對面不就是了嗎(一臉狐疑)?" 我順著他手指方向望去, 唷呵! 真的耶! 也不過50公尺寬的距離就有一個公園入口, 我的眼睛真大...
誤打誤撞地進了這個名叫"金衙庄公園"的地方, 呵! 真是一個綠意盎然的公園! 林木成蔭, 還有椅子可以坐, 公園裡只有三三兩兩的大叔大嬸在作操, 看起來治安不錯, "根本就是一個適合觀測日全食的完美地方啊!" 我默默驚呼...
隨即用最快的速度架好我的攝影配備, 也立刻引來這些大叔大嬸好奇的眼光, 這日全食在杭州已經是被宣揚地沸沸揚揚的天文奇景了, 大嬸自己就有手持的日食眼鏡, "昨兒個花了十二塊買的!" 大嬸說, 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因為我出杭州車站時有看到小販賣五塊錢一只... 不過, 賣這日食眼鏡的小販也就這麼個露水生意可作, 十一點一到, 太陽復圓了, 恐怕降價到一塊也沒人要買吧?! 以下就是我拍攝的日全食照片, 跟廣大的網友們分享. 初虧.
其實在拍攝這張之前還有些插曲. 這一些杭州當地的大嬸很熱情, 很好客呢! 知道我專程從上海趕來杭州看日全食, 在跟我聊天的時候還一直一直提醒我, "太陽出來了! 你快點拍! 快點拍!" 我也樂得咖擦咖擦拼命按快門! 關於旅行, 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要素就是跟當地人的互動, 在這點上我是幸運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真的有那種容易被長輩親近的面相, 這杭州的大叔大嬸們對我就好像是熟悉的晚輩一樣, 熱情的咧! 一會兒跟我實況報導太陽被雲層遮住了, 一會兒又大聲提醒我快點拍, 多拍拍! 一會兒又好奇地湊近我單眼相機的觀景窗瞧, 還不忘稱讚我的設備是高檔的設備, 因為"他們用手機拍不下來的日食, 全被我清楚地拍下來了"... 雖然覺得囧了我 (原來比手機照相強的就是高檔的攝影設備), 但是, 好開心哪~
我從台灣帶了兩付減光率不同的日食眼鏡, 一付是減光成為萬分之一(ND4), 一付是減光成為十萬分之一(ND5), 我也樂得免費提供我的日食眼鏡給這些當地的長輩們欣賞日食. 我也借了一個大嬸的日食眼鏡來看... 她這大概只有減光十分之一吧.. XD 還看了那麼久她眼睛沒瞎掉也真是祖宗保佑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日食食分一直持續增加中...
即將進入日全食的高潮, 我感到無比地興奮, 心跳得好快!
日全食前的幾秒鐘, 相機接快門線連拍, 拍到珍貴的貝利珠(Baily's Beads)了. 貝利珠發生的時候, 其實月球已經 99.999% 遮蔽太陽了, 但是因為月球表面充滿了被隕石撞擊的坑洞, 所以太陽光仍然會從這些月面邊緣凹凸不平的坑洞透出光來, 形成類似一串珍珠的景象! 一百多年前由一個叫貝利的天文學家首次發表.
這張還是貝利珠. 貝利珠超珍貴的, 因為真的只出現 1~3 秒, 要靠連拍加上"運氣成分"才能剛好抓到! 我認為貝利珠的畫面甚至比日全食還要更珍貴!
再來就是我千里迢迢飛來上海, 再百里迢迢衝到杭州要看的天文奇景, 日全食.
日全食發生的那一刻, 不誇張, 整個杭州城不知道有幾百萬個人同時發出驚呼吧, 大地也在幾秒鐘之內從光明進入黑暗! 我的心情雀躍到不行, 甚至感動到要流眼淚! 在淚水中一邊用心讚嘆這日全食實在是好美好美, 一邊慌亂地同時用單眼相機跟小DC分別以靜態以及動態錄影的方式紀錄下這難得的可貴畫面! (耳際還一直傳來大嬸叮嚀我 "你快點拍! 快點拍!" ...) 面見此情此景, 真覺得不虛此行!
有人說日全食發生的時候, 大地彷彿進入黑夜, 氣溫會陡降, 生靈萬物會感到不安而蠢動. 以我看到的來說, 這大地確實在短短幾秒鐘之內暗了下來, 但是其實並不是全黑的黑夜, 說起來大概是暴風雨來臨前天空灰黑時的傍晚吧! 我沒有感受到氣溫陡降,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我太興奮了而感覺不到氣溫降低? 至於生物行為, 回台灣後我檢視小DC錄影的畫面, 確實有看到公園裡的鳥群在日全食發生的時候, 很頻繁地來回急速飛行! 我想這些生靈萬物應該有受到陽光突然消失而生理時鐘來不及調整的影響吧!~
整個日全食發生的時間是五分多鐘, 我真的感動到不行, 一則以終於能夠親眼目睹這百聞不如一見的天文奇景而感動, 一則想到自己用無比的熱情跟理智的判斷, 才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圓了自己的想望, 雖然說, 押寶杭州還是帶有運氣成分, 但是, 真的, 很感動~~~~~~~~~~
底下是過曝的鑽石環(diamod ring), 一發現過曝時再想要調整已經沒有機會! XD 哈哈~~~~ 老天爺給了機會就要把握, 不然, 呃.. 沒有 NG 重拍的!
之後太陽復圓的過程, 就跟大家再台灣見到的日偏食沒啥兩樣... 看下去唄~
一邊拍攝還要一邊為恰好在"杭州金衙庄公園"閒話家常的大叔大嬸們上課. 大家一開始是對這天文奇景嘖嘖稱奇, 之後是對我的設備感到驚奇, 之後在我透露我其實是台灣來的之後, 則是把我當外星人一樣打量. 哈哈... 最後, 拍攝完畢了, 在我一聲令下, 大叔大嬸們很配合地排排坐, 讓我照張紀念照! 呵呵...好可愛! 最右邊大嬸旁就是我的觀測及攝影設備 對了, 這邊寫一下我的配備, 也許有人有興趣知道. 機身 Nikon D80 鏡頭 Tamron 200-500mm (A08) 腳架 Manfrotto 190XPROB 雲台 Manfrotto 486RC2
這群剛好有緣在一起見正這天地間難得奇景的大爺大娘大叔大嬸們, 後會有期啦~~~ 前文提到一直催我快點拍的兩個大嬸則是被我熱情地拉來跟我合照, 據說, 這是她們這輩子第一次 "搞自拍", 而且不用正襟危坐, "挺新鮮的", 大嬸說.
呵呵.... 離開公園之前, 我找到了"金衙庄公園"的看板自拍一張, 呵呵... 誤打誤撞進入的拍攝日全食完美地點, 感謝你給我的庇蔭! 我會記得你的.
回到上海的時候, 聽說上海原本在日全食前天空也只是雲層厚重, 卻在全食前十分鐘下起大雨, 留在上海的人扼腕不已, 有這麼好的機會卻因天候無法看到日全食, 只能感受大地變暗又變亮的變化. 其實不只是上海, 事實上, 蘇州, 嘉興, 還有我文前提到的陳文屏教授帶了一批天文研究者於海寧, 也都因天候不佳而槓龜, 選擇杭州觀測的人倒真的是幸運到極點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